我国国产抗肺癌新药投入临床使用 超11万人受益

曲目: 我国国产抗肺癌新药投入临床使用 超11万人受益
NJ:
时间:2018/09/29
发行:



  原标题:重大福音!肺癌患者有救了!国产新药已创造11万例生命奇迹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在2017年2月公布的数字显示,全国恶性肿瘤发病及死亡第1位的是肺癌,每年约59.1万人死于肺癌。对于已经出现转移的中晚期、不能进行手术治疗的肺癌患者来说,化疗是以往的主要治疗方法,但这种治疗方法副作用大效果并不理想。在中国有这样一个团队,十几年来,他们一直在努力攻克肺癌这一世界难题。目前,他们主研发的创新药物已经在临床上使用。

  抗癌新药获中国工业领域奥斯卡“中国工业大奖” 研发过程却是困难重重

  上午九点,邓祖俊陪老伴儿来到浙江省肿瘤医院,进行复查回访。过去的6年,他们每隔3个月就复查一次,今年是邓祖俊的爱人确诊肺癌的第八个年头。

  2009年5月,邓祖俊的爱人患上了肺癌。两个月后,按照常规的治疗方法,接受手术,并开始进行化疗。然而化疗后的剧烈反应,却让她痛苦不堪。

  患者:整个人瘫了,连自己穿鞋子,穿袜子都不能穿,整个人瘫了。

  浙江省肿瘤医院主任医师张沂平:化疗主要细胞毒药物,那么他在杀伤肿瘤的同时,他对正常细胞也有损伤,对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一般状况比较差的病人的话,就没有机会做全程的化疗。

  手术后两年多的时间里,邓祖俊爱人肺部的肿瘤依然没有完全消失。而饱受病痛折磨的她,已经难以承受长期化疗给身体带来的伤害。

  患者:很绝望的时候,想到算了,不治了,反正是活一天算一天,很绝望的。

  2011年,邓祖俊的爱人一度陷入绝望,在医生的建议下,她调整治疗方案,开始口服靶向药物进行治疗。她的的生活也开始发生改变。

  张沂平:现在应该说还是很不错,基本上病灶都不清楚了,就这里有一点纤维化,其它都没什么。

  这次回访,邓祖俊专门带了老伴儿前几年的检查结果,上面显示从2012年开始到现在,邓祖俊老伴儿的病情几乎没怎么发展。这一切,都得益于我国自主研发的一种靶向肺癌治疗药物——凯美纳。

  张沂平:以往肺癌晚期的话,中位生存,一半人都超不过一年,现在通过有一些靶向药物的治疗,以及化疗,中晚期病人生存超过三年,五年,甚至更长也不稀奇了。

  目前,全球每年肿瘤新发病例1400万人,死亡820万人。我国每年新发肿瘤病例300多万人,每年肿瘤造成死亡200多万人。而不管是国内还是全球数据,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在所有肿瘤中都居首位。

  医学界将肺癌病人根据癌细胞形态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约85%肺癌病人都是“非小细胞肺癌”。而非小细胞肺癌中30%-40%会发生“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而靶向药物凯美纳正是针对这一突变诞生的。

  浙江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列明:像我们靶向,它针对的靶分子是叫EGFR,特别是EGFR突变的病人,它疗效特别好,只杀肿瘤细胞。

  凯美纳的研制成功,使得中国成为继英国、瑞士之后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靶向抗癌药的第三个国家;一举打破肺癌靶向治疗长期被进口药垄断的局面。

  时任卫生部部长的陈竺院士将凯美纳誉为民生领域的“两弹一星”;而对于肺癌晚期病人来说,改用凯美纳 “分子靶向药物”,不仅意味着可以告别传统的治疗方式——“化疗”,还可以将化疗后5年存活期从6%-10%提高到20%以上。2016年,“盐酸埃克替尼”凯美纳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我国第一个获得这一奖项的创新药。2016年底,贝达药业又获得被誉为中国工业领域奥斯卡的“中国工业大奖”。

  而这一切,都是由一支海归博士组成的研发团队完成的。

  丁列明,是这个团队的带头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海归博士。1992年,丁列明到美国做访问学者,2002年7月,他与已在耶鲁大学做博士后的王印祥和医用化学博士张晓东聚集在一起,决定回国创业。在北京租了一间实验室,便开始了新药的研发。

  丁列明:实际那个条件还是比较简陋的,比较差的。那么空间也非常有限,我们的实验条件基本上不具备,那么很多都从零开始,瓶瓶罐罐。

  丁列明回国创业初期,资金紧缺,条件艰苦,他们的第一台进口显微镜都是美国的同学扛回来的二手货。虽然条件艰苦,基础薄弱,2007年,白手起家的丁列明他们还是克服重重困难,一期临床顺利结束。二期临床要在病人身上做试验,入组试验的都是肺癌晚期的患者。

点击查看原文: 我国国产抗肺癌新药投入临床使用 超11万人受益

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ing,投稿者请将音频发送至45420794@qq.com 详情请见邻居的耳朵有声电台征稿要求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邻居的耳朵
邻居的耳朵,有观点的聆听。微博@邻居的耳朵网站 微信公众号:123456789


皇冠现金赌场